首页 资讯 关注 财经 科技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国内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栏目顶部广告1

蔡叶峰注意了!6罪犯被枪决!为了骗赔!伪造矿难杀害11人!

来源:gmdnc.com 作者:国贸头条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5-09
摘要:蔡叶峰注意了!蔡叶峰注意了!蔡叶峰注意了!彭万军,生于1979年12月25日;郭德靖,生于1980年1月23日;王洪林,生于1979年7月5日;白元贵,生于1972年4月15日;上述5人都是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人;刘学军,生于1975年4月10日,也是5名汉中人的略阳县老乡。
正文左上角广告
  蔡叶峰注意了!蔡叶峰注意了!蔡叶峰注意了!彭万军,生于1979年12月25日;郭德靖,生于1980年1月23日;王洪林,生于1979年7月5日;白元贵,生于1972年4月15日;上述5人都是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人;刘学军,生于1975年4月10日,也是5名汉中人的略阳县老乡。
  这6位农民从2007年初开始,到2014年11月,分别结伙共谋,骗人用亲人身份进矿工作,再以杀人方式伪造矿难事故,之后冒用亲人身份向矿方骗取赔偿金,连续作案12起,致11人死亡,1人轻伤,骗得赔偿金310余万元。
  根据布告,临汾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彭万军、郭德靖、王洪林、张元美、白元贵、刘学军死刑。6名罪犯不服提出上诉。经山西省高院终审裁定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,并依法上报最高人民法院复核,裁定核准判处该6名罪犯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蔡叶峰注意了!6罪犯被枪决!为了骗赔!伪造矿难杀害11人!

  >>案情
  在山西陕西作案近8年杀害11人
  上述6名罪犯均为农民,其中5人来自陕西省宁强县。他们2007年开始作案,最早一起是2007年4月上旬。郭德靖、王洪林、张元美将35岁的肖某某带到汾西县团柏乡李家坡村郭金虎经营的煤矿务工,3人在井下作业时,郭德靖引爆炸药欲炸死肖某某未果。同月12日零时许,郭德靖、张元美与肖某某再次在井下作业时,郭德靖持镐把猛击肖某某头部数下,又与张元美用石块击打肖某某头部致其受伤昏迷,后向矿方称发生事故。郭德靖、王洪林、张元美在矿方安排下,坐三轮车将肖某某送往医院途中,3人见尚某某仍有呼吸,即用棉被捂闷肖某某口鼻致其死亡,随后,张元美冒充肖某某的弟弟与郭德靖、王洪林一起骗取矿方赔偿金17万元。
  让受害人冒用身份干活也是犯罪团伙惯用伎俩。2007年9月上旬,彭万军、王洪林、张元美将王某甲骗至山西省交口县石口乡张家川村铁矿,让王某甲冒用白元贵哥哥白元强的身份干活。9月14日晚,彭万军、王洪林与40岁的王某甲在井下作业时,用铁锤将王某甲砸昏,用井下采矿的炸药将王某甲炸死,随后向矿方谎称发生事故。白元贵的妻子郭春芳(同案犯,已判刑)将白元强的身份证明传真给白元贵,郭德靖、白元贵冒充王某甲的亲属,骗取矿方赔偿9.2万元。
  此后近8年时间里,犯罪团伙成员如法炮制,在山西襄汾、汾西、孝义、汾阳、陕西韩城、铜川、白水、澄城等地采取同样手段作案12起, 除一起被害人经抢救得以生还,其余11人均死亡。犯罪所得到的赔偿款,每笔少则数万,多则数十万元。
  >>办案者说
  选择家庭困难农民工 火化后骨灰丢弃
  “该犯罪团伙一般都选择家庭极度贫困的农民工作案,并且要优先选择老乡,手段极其残忍,有的死者头面部被砸烂致容貌无法辨认,犯罪团伙拿到赔偿款后,将被害人火化,骨灰随意丢弃,有死者母亲欲带儿子骨灰回家也不能。”
  2017年8月4日,正义网刊发临汾市检察院检察官梁俊桉的署名文章《亲历“盲井案” 横跨8年取证只为守护11名逝者生命尊严》,文章讲述了梁俊桉办理彭万军、王洪林等人“盲井案”的办案经历。
  梁俊桉提到,此案的案发是因为2013年的一起案件中,死者家属的反常表现引起了矿方的怀疑:几名家属中只有一人匆匆看了一下尸体,随后情绪平静地商谈赔偿事宜,没有一人表现出伤心难过。为了解惑,矿方偷偷录下了几名家属和工友独处时的录音。经过懂得当地方言的人翻译,几人说了这样几句话:“这个事情不能再干了”,“到底能给多少钱”,矿方随即向警方报案。
  据梁俊桉称,团伙成员寻找作案目标,一般都选择农民工,尤其是家庭极度贫困的农民工,因为这样的人为了省钱很少回家,与家人联系也少,作案后不易被察觉,并且要优先选择老乡,这样在索要赔偿款时避免因口音不同露出破绽。选定被害人后,由两名团伙成员出面,以“找个工资高的工作”为由,带上被害人四处寻找管理不严格,不需要提供身份证的矿井打工,并让被害人冒用团伙亲属的身份打工。
  梁俊桉提到,案件的取证极为艰难。作案时间跨度长达8年,嫌疑人和相关证人的记忆已经模糊;作案地均为矿井下工作面,第一现场已经不复存在,有的矿井甚至已经被填埋,无法进行现场勘查;除最后一起案件外,被害人被火化,骨灰被丢弃,无法通过DNA鉴定比对确定被害人身份。
  “经过和公安部门同志反复沟通,我们商议出了排查宁强当地失踪人口、调取矿井工作日志和火葬场火化记录、找当年矿方处理事故的人员进行辨认等后续侦查取证方向。经过大量工作后,案件的证据链终于日趋完整,每起案件的准确案发时间、被害人的姓名、死亡时间等细节也逐渐清晰。”
  梁俊桉还提到,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,他见到了部分被害人的亲属,他们大多衣着朴素,说着口音浓重的普通话,言谈举止拘谨而木讷。其中一名被害人的母亲已经满头白发,步履蹒跚,在家人的搀扶下从陕西专程过来。“我耐心进行了接待,介绍了相关情况,在问及老人家还有什么要求时,老人浑浊的眼睛忽然明亮了,她嘴唇颤抖了好几下,这才轻轻说出一句话:‘我儿子的尸骨在哪?要是现在公家不用了,能让我带回去入土了吗?’梁俊桉很遗憾地告诉她,犯罪嫌疑人在尸体火化后将骨灰丢弃了,无法寻找。老人的眼睛迅速黯淡了下去,沉默了好一会,站起来向梁俊桉鞠了一躬,说:“谢谢你们,你们受累了。”送她离开,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,老人爆发出来的哭声还是清晰地传入梁俊桉的耳中。
  >>作案者扫描
  案发前他曾叫邻居去煤窑“打工” 邻居想想都后怕
  2019年5月5日,先后对彭万军、白元贵和郭德靖的老家进行了实地探访,试图对其犯案前后的生活轨迹进行还原。
  彭万军:上门女婿出身 和妻子异地打工多年
  来到汉中市南郑区两河镇倒庙村7组。在村里,一提起今年40岁的彭万军,村民们都有印象。
  “大高个子,人很瘦,也很排场,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一位村民说,彭万军老家在宁强县,八九年前经过别人介绍,和本村一曾姓人家的大女儿结婚入赘。而彭万军的岳父,几年来一直是倒庙村的村干部。
  另一位村民说,彭万军岳父有两个女儿,和彭万军结婚的是其大女儿,今年已经快30岁;而小女儿今年刚20岁出头,去年也是招了一个上门女婿,目前在外地打工。彭万军的妻子,多年来一直在外打工,夫妻俩有一个儿子,已经7岁,正在上小学二年级。
  “人挺好的,之前过年开车回家,看到我们从街上回来,都会主动停下来把我们送回家。”彭万军的邻居、今年已经80岁的许明芳说。
  国贸新闻头条gmdnc.com看到,彭万军家有两层楼,外面也贴着白瓷砖,看上去条件在村上属于中等。随后,记者与彭万军的岳父曾某取得了联系,他说,他的大女儿今年28岁,大概八九年前彭万军经过别人介绍与女儿认识并结婚,婚后生下一个儿子。
  “我大女儿一直在深圳、广东那边打工,女婿自己一个人到处打工,具体在哪里我们也不清楚。”曾正元说,彭万军每年只有过年回家能待十多天,平时很少回家,回家时也从来没有说起在外边打工时的事情。回家后,也从来没有给过他钱。
  “现在我女儿还在外边打工,他儿子也是我们养着。”曾正元说,事发后,家里人才知道女婿在外边犯了罪,现在他宁强老家的人也已经知道彭万军已经伏法。
  白元贵:曾叫邻居煤窑“打工” 有位受害人是同乡
  5日下午,来到白元贵和郭德靖所在的宁强县铁锁关镇河湾村六组。记者在白元贵家看到,他家两层楼房盖在路边一处高台上,家里一男子坐在轮椅上,男子说,他正是白元贵的大儿子郭祥(化名)。
  伪造矿难骗赔杀11人,“盲井案”6罪犯被枪决,探访3罪犯老家
  郭祥说,他的父亲也是上门女婿,他是老大,今年21岁,因为出生后就患有小儿麻痹症,所以从小就没有站起来过,都是在轮椅上坐着。“以前我妈照顾我,现在我弟弟上高中了,妈妈今年就去县城一家电子厂打工了。”郭祥说,他的弟弟今年15岁,在县城读高一。
  看到,白元贵家还是建档立卡的精准扶贫户。郭祥说,母亲每天外出打工,只有奶奶在家给他做饭,其他时间就要下地干活。
  “他以前是我们村的赤脚医生,干过很多年,因为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,相关部门不让他干了。”村民黄师傅说,随后白元贵外出打工,几年后又返回老家种过三年天麻,但最终还是亏了钱。无奈之下,便再次外出打工,“我们知道他去的山西煤窑。”
  邻居陶女士说,就在白元贵出事前不到一年,她在深圳的丈夫曾给她打电话,说白元贵让他去下煤窑打工挣钱。“那年过年我见过他,说话和以前都不一样,就说在煤窑钱好挣得很,还动员很多人一起去打工。”陶女士说,当时她就觉得白元贵有点“怪怪的”,加之丈夫身体也不太好,干不了重活,就没同意。没想到,不到一年,她就听说白元贵“出事了”。她还听说白元贵在煤矿上“整死了人”,这时她和丈夫吓出了一身冷汗,“当时要真去了,后果真的不知是啥。”
  陶女士说,她的猜测并非没有依据,后来她听说,距离白元贵家不到5公里的一个小名叫“冬娃子”的老乡就被白元贵叫到煤矿上后再也没有回来,再后来,她知道这个老乡也被白元贵在煤矿“整死了”。

蔡叶峰注意了!6罪犯被枪决!为了骗赔!伪造矿难杀害11人!

  “这个‘冬娃子’姓魏,当年应该有三十七八岁,他从小没有父母,只有一个姐姐,也没有结婚。”陶女士说,事发后,白元贵的邻居、郭德靖的母亲曾经找到白元贵的妻子吵架,因为当初正是白元贵将儿子郭德靖叫到煤矿“打工”,没想到也参与了案件。而正是在这次吵架中,陶女士才知道“冬娃子”也被白元贵害死了。
  2011年6月,白元贵、刘学军将38岁的魏某某骗至白水县杜康镇冯家河村烽源煤业公司副井,让魏某某冒用彭万军弟弟付万利的身份干活。6月底的一天,白元贵、刘学军将魏某某在井下杀死。彭万军及父亲付彩选和白元贵冒充魏某某亲属,骗取矿方赔偿金42万元,并分给刘学军10余万元。
  郭德靖:言行粗鲁 曾酒后和邻居吵架
  郭德靖家距离白元贵家直线距离不超过100米,邻居们说,郭德靖常年在外打工,但从小就言行粗鲁,尤其酒后喜欢发疯,和邻居吵架。
  “他第一个妻子就是我们这里的,距离他们家也就四五公里远。”一位邻居说,郭德靖和妻子婚后育有一个儿子,但没过几年就离了婚,后来儿子跟着妻子走了。而就在事发前,前妻还曾打官司为儿子讨要抚养费,但郭德靖却拒绝支付,随后“儿子也不认他了。”
  之后,郭德靖曾找过一个老家在宝鸡的女朋友,但有一天两人吵架时,郭德靖便用斧子砍她,这个女朋友便逃离了郭家,再也没有回来。
  “说话很粗鲁,酒后爱和人吵架,所以我们都躲着他。”一位邻居说,曾经有一位村民家过事,郭德靖酒后就让邻居和他打牌,而大家不敢和他打,他便跑到人家家里四处谩骂。
  郭德靖在外地打工期间,又认识了第三任女朋友并在西安办了酒席,还生了一个女儿。被抓那一年,他还曾和弟弟在西安开洗车房。
  在郭德靖家看到,他家大门紧闭,邻居们说,几个月前,郭德靖的父母外出打工,再没回来过。
  河湾村村支书郭久恩说,郭德靖的父亲因为参与了儿子的案子而被判刑,前不久刚出狱,随后便外出打工。对于郭德靖,郭久恩说,“他年轻时确实脾气比较暴躁,和村民发生过矛盾。”

责任编辑:国贸头条
栏目顶部广告1
文章内容页右上角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财经 | 科技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19 国贸新闻头条 gmdnc.com 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国贸新闻在线技术部

国贸新闻头条电脑版 | 国贸新闻头条移动版